“秦枫,你可知罪?!”

朦胧中,一个极为威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秦枫艰难地睁开眼睛,死里逃生的喜悦,旋即转化为一脸茫然。

“啊哈,我没有死!嗯?这里不是尸魂界,这……这是哪里?怎么这么多人?”

他发现,自己来到了一个极为陌生的地方。

这里似乎是一个大殿,正前方端坐着一个中年男人,服饰有些怪异,长相颇为英俊,只是脸上覆盖着一层黑气,似是怒到了极点。

四周则是围满了人,大多数人眼中喷射着仇恨的火焰,有小部分人脸上则是幸灾乐祸的神情。

忽然一道电光闪过他的脑海。

“呃,我不会又穿越了吧……”

秦枫,原本是地球华国京城人士。三百年前,深夜醉酒的他不小心掉进了一个没有盖的下水井里,奇迹般地穿越到了尸魂界,死神的聚居地。

三百年间,秦枫成了尸魂界“鼎鼎大名”的人物,他有个响当当的绰号,可谓无人不知不人不晓。

“尸魂界三千年历史中最没用的死神!”

他一生打破了无数的记录。

二十岁进入真央灵术院,五十岁才毕业,还是靠贿赂老师蒙混过关,同期的伙伴早已成为了副队长甚至是队长。

在他一百岁的时候,才找到了自己的斩魄刀。接下来的两百年,他唯一的事情就是想弄清楚斩魄刀的名字。

不出意料地,他又失败了。

于是,他成为了尸魂界唯一一个拥有斩魄刀,却学不会始解的死神。

此外,他还是尸魂界参与战斗最多的死神之一,当然只是炮灰般的存在。但他却是最顽强的炮灰,经历了与破面、灭却师的大战,身边的人一个个倒下,他却毫发无伤!

最后,他厌倦了。

在千年血战的最后时刻,死神和灭却师各自汇集了所有的力量发动终极一击,两种力量狠狠地撞击在一起,引发了剧烈的大爆炸,原本躲在远处的秦枫主动地跳进了爆炸的中心……

等他醒过来,见到的就是眼前陌生的景象。

感觉就像一觉睡了很久,他正想坐起身来,手中却摸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,给他的感觉很是熟悉。

“这……这是!”

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手边躺着的竟然是在尸魂界陪伴了他两百年,却始终不知道名字的斩魄刀!

“连你也一起过来了么……”

他的手抚摸上斩魄刀斑驳的刀身,刀身上依稀可见一些杂乱的纹饰,刀锋是钝的,甚至还有几个缺口,像正在换牙的幼儿。

这把刀,从一开始,就是这个样子,两百年没有一丝改变。

“伙计,不管我们这是到哪了,还好有你陪着我……”

秦枫曾经无数次地把内心的愤怒撒到这把刀上,但此时看到它,竟像见到了老朋友一般,不由地眼睛有些湿润。

就在这时,脑中忽然一阵剧痛,仿佛有一枚炸弹在里面爆炸开来,伴随着一股记忆的洪流四处奔涌。

“啊!”

秦枫忍不住叫出声来,但这一瞬间他已明白自己确实又穿越了。

这个世界不是尸魂界,而是一个叫做玄天大陆的位面。他此时所在的地方叫做流云宗,是位于玄天大陆东北边陲流云山脉中的一个小宗门。

玄天大陆是一个修行的世界,在这里,人们修炼的是一种叫做“玄气”的力量,据说修炼到极致,可以破碎虚空,遨游万界。

然而从脑海中的记忆他只知道修炼境界有最基础的玄气境,以及更高级的玄者境和玄师境,再多的便没有了。

巧合的是,这具身体的上一个主人也叫做秦枫,是流云宗一个普通的内门弟子,修为平平。但他有个特点,就是长相极为英俊,宗内的女弟子很多对其倾心,他的风头甚至盖过了许多核心弟子。

而正是这一点,为他带来了滔天大祸。

最近,流云山脉里出现了一个穷凶极恶的采花贼,接连强暴杀害了数十个姑娘,引起了极大的恐慌。

本来没人知道他的身份,但在一次作案的时候,他的身份玉牌被姑娘看见了,姑娘在临死前蘸着自己的血偷偷地写下了三个字:流云宗!

这三个字,也引起了轩然大波。流云宗作为方圆千里最强大的宗门,一向以正道自诩,门下居然有人做出这种骇人听闻之事,这是无论如何不能被原谅的。

今日,便是流云山脉的数十个小势力齐上流云宗,要求严惩凶手,为受害的姑娘讨个公道。

本来,这件事跟秦枫也没什么关系,但今天他路过第一真传弟子柳城风的房间时,竟无意间听到原来这采花大盗不是别人,正是柳城风自己!

更让他惊恐的是,这柳城风竟然正在密谋将这恶名嫁祸给他,只因为他这张英俊的脸孔超过了他柳城风,让他心生嫉恨……

秦枫顿时心乱如麻,连忙逃走,只是还没逃多远,便被柳城风和一帮弟子捉住,当众给他扣上了一个畏罪潜逃的帽子。

更致命的是,从他的房间,竟然搜出了很多遇害姑娘的遗物!这下人赃并获,秦枫百口莫辩,气急攻心,连吐几口鲜血后,竟然命丧黄泉。

不过就在他断气的瞬间,另一个秦枫的灵魂从天而降,进入了他体内,因此,没人发觉此刻的秦枫,已然换了一个人!

柳城风等人将秦枫抬上大殿,将他的“罪行”当场揭发,正是群情激愤之时,秦枫醒了过来,发生了开头的那一幕。

流云宗的宗主云再起早就知道真正的凶手不是秦枫,而是柳城风。

但他几乎一瞬间就做出了决定,柳城风是他的爱徒,流云宗的第一真传,而秦枫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内门弟子而已,既然事已如此,他不妨顺水推舟。

更为重要的是,流云宗正在积极准备九级宗门的晋升战,柳城风正是关键战力。如果少了他,此次晋升便少一分希望,而下一次要等到五十年后了,保下柳城风,对门派的发展有百利而无一害。

见秦枫醒来,各个势力的人纷纷大声质问起来:

“你这个畜牲,我的闺女才十三岁,你怎么下得了手!今天我必将你碎尸万段,以泄我心头之恨!”

“云宗主,如今凶手已然捉住,我到要看看你们如何处置!”

“此次我们来,就是要求一个公道!”

“对,公道!”

“严惩凶手!”

整个大殿顿时乱作一团,云再起见状双手下压,示意大家安静下来,然后假惺惺地问道:

“秦枫,如今人赃并获,你还有何话说?”

秦枫从记忆中了解了事情原委之后,暗道不妙,正要分辩时,却发现喉咙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扼住,根本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。

见秦枫“不说话”,云再起又向站在一旁的一个高瘦男子问道:“三长老,秦枫是你的弟子,你觉得该如何处置?”

三长老仲康也已经接到暗中传音,了解了事情原委,但在云再起许诺了不少好处后,他也毫不犹豫的选择将秦枫出卖。

“回宗主,我门下出了此等逆徒,实在是难辞其咎,本该亲自出手清理门户,但考虑到我流云宗的名誉以及各势力的观感,我建议对秦枫公开处以天刑!”

听到“天刑”二字,众人不由得发出一阵惊呼,就连柳城风眼中也闪过一丝不忍之色,但随即便消失不见。如果不是他想出这偷梁换柱、一石二鸟之计,受天刑的就是他了!

而这天刑,一般是用于惩处罪大恶极之人的残酷刑罚,即将其捆绑于一铁柱上,引天雷劈之。

受此刑之人,体内双海,即“神魂之海”和“玄气之海”必会双双被天雷击破,九成九的人会痛苦丧命,即使侥幸活下来,也会变成一个无法修炼的疯子,生不如死。

听到仲康的建议,云再起给了他一个赞许的眼神,然后大声说道:“你们都看到了,我流云宗一向公正,绝对不会包庇自己人!我现在宣布,秦枫罪大恶极,判其接受天刑之罚,之后不论生死,当即逐出宗门,各位以为如何?”

“正该如此!”

“云宗主果然刚正不阿,我等佩服!”

各势力的人纷纷点头表示赞同。

既然各方达成一致,行刑的准备很快开始了。半个时辰后,秦枫已经被绑在了殿外一根高大的铁柱之上。在此期间,他一直被一股力量控制着,无法动弹,更无法说话。

一切准备就绪,云再起上前宣读了秦枫的几大罪状,然后抓起一把行云布雨符,扔上天空,同时口中念念有声。

不一会儿,天空中开始聚集起乌云,云中渐渐响起了沉闷的雷声。

忽然间“咔嚓”一声!

一道白色天雷似银蛇般,忽地从云中窜出,劈在了距离秦枫不远处的空地处,炸开了一个大坑,引起了一阵惊呼。

随后又有几道雷劈下,但都没有击中秦枫,不过距离越来越近,威力也越来越强,天雷似乎是在戏耍,想看到受刑人绝望的表情。

秦枫此时心急如焚,但浑身都被绑住,根本动弹不得。就在这时,一道粗大的白蟒从云中陡然穿出,一口便将他吞噬,激起了一片火海。

众人都被天雷的威势所震慑,等缓过神来看去时,发现秦枫已然衣衫尽毁、皮开肉绽,低着头,生死不知。

仲康抢上前去,检查一番后,高声道:“宗主,各位,秦枫恶贼已然伏法,双海俱破,命归黄泉了。”

各势力的人依次上前查看,发现秦枫确已死亡,才放下心来,纷纷向云再起道谢。

“云宗主说到做到,令人佩服,既然恶贼已经伏法,我等自当退去。”

“没错!”

众人纷纷表态,然后便心满意足地离开了流云宗。

柳城风见大势已定,上前问道:“师父,秦枫的尸体如何处理?”

云再起瞪了他一眼,说道:“以后再惹出祸来,我也保不住你!至于秦枫,就扔到后山的万年冰渊里吧。”

柳城风虽面有惊恐之色,实则内心有恃无恐,他知道以他在宗门的地位,师父无论如何不会重责于他。

接着他走到秦枫面前,用手将他的头抬起来,仔细的看了看,然后啧啧地叹道:

“还真是一张令人倾倒的脸,可惜啊可惜,以后没有人会看得到了!”

他抽出手里闪着绿光的匕首,在秦枫脸上狠狠的割出了三道伤口后,命人将他抬到后山,丢入了深不见底的万年冰渊。

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